快乐十分

2015年12月22日 ?
 > 
我的第一輛自行車
2019-07-09 10:10來源:海峽博客

  原文鏈接:

  1993年我從師專畢業,回到母校當了一名中學教師。

  那時教師的月工資是305元,我每個中午去食堂買菜,還延續著學生時代勤儉的習慣,買之前都要進行很久的思想斗爭:買素菜還是葷菜?買一元錢的菜湯還是兩元錢的四物鴨肉湯?

  后來我買來一個電爐,跟著住在隔壁間的老師學做菜,不多時,整層樓的老師都開始自己做飯菜吃,一群年輕人端著飯盆串著門吃飯,漸漸成了我們這層宿舍的一道風景。

快乐十分  那時主要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車,沒有自行車的我,回家就只能走路。我家離學校很遠,要走一段很長的公路,穿過好幾個村莊,還要走曲曲彎彎的山路,公車是通不到的。

快乐十分  每當我走在那條我曾經走了好多年的路上,我總分不清自己到底長大了沒有,甚至分不清自己是老師還是學生了,特別是路上遇到班上的學生大聲叫著老師的時候,總會有很深的尷尬突然從我心里彌漫開來。

快乐十分  班上有一個小不點男生和我住同村,他有一輛嶄新的自行車,我偶爾就邀他一起回家,我載著他在山路上飛快地奔著,覺得有一輛自行車真的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。

快乐十分  攢了三個月錢,終于在那年冬天,我買了一輛26寸自行車,歐伯克的,有著小巧精致的車鈴,小巧精致的車座,就連兩個輪子,在我眼里也是美得很。我還特地到鎮上派出所掛了牌照。

  我騎著我的自行車回家,經過有兩排馬尾松樹的公路,經過人來人往的村莊,經過兩邊種著莊稼的窄窄彎彎的山道,一直到我們的村莊我的家,風悠悠從臉前吹來又吹過腦后去,路上不知什么名字的鳥的叫聲,總讓我的心情格外愉快。

  我偶爾會猛踩一陣,讓自己像風一樣快地飛,偶爾會慢慢地有一下沒一下地踩著,慢悠悠地欣賞路兩邊的稻田、小河以及各種各樣的菜苗。

  沒回家的夜晚,興致來的時候,我也會從二樓的宿舍里扛著車到樓下,然后到大操場,一圈又一圈在晚風里騎著車玩。

快乐十分  初為人師,各種瑣屑各種煩惱避無可避。每當感到不開心或者壓力重重時,我也會一個人騎著自行車,往學校對面的山里去,有時會一直騎到兩二湖。

快乐十分  把自行車停好,在湖邊找一塊空地坐下,靜靜地看著藍天,望著湖水,靜靜地和身邊的花草,樹上的小鳥呆一個下午,等到離開的時候,各種煩惱皆不見,心下一片澄凈。

快乐十分  遇到公開課以及班級工作棘手時,我也會讓自行車載著我到湖邊來,靜靜地備課或者反思,漸漸地,我學會了和自己相處,學會了面對一個個難題一道道坎。

  我還常常騎著車去家訪,騎著車帶著學生去云譜山去龍池巖野炊,和學生一起建灶起火一起動手做泡面,一起歡笑一起鬧,然后一起騎著自行車踏著夕陽回家去。

  現在我經常在想,也許就因為騎的都是自行車,所以那時師生感情才那么深吧。深到什么程度呢?比如今天我公眾號后臺還收到我的第一任班長王同學父親的留言,他說您是我兒子的老師,您很會寫文章。讓我很是感動。

快乐十分  那輛自行車一直伴著我渡過三年歲月,伴著我帶完一屆學生,然后我調到另一所學校去,我買了一輛摩托車,我有了一個自己的家,那輛自行車就留在娘家,從此成了媽媽出門的座騎。

快乐十分  一轉眼24年已過,那輛自行車媽媽還在騎著,前日回娘家,撫摸著那輛早已破舊不堪的自行車,我思緒萬千,仿佛撫摸的是一段青蔥的過往。

快乐十分  (文/ninglan)

展開閱讀全文

責任編輯:華瀟穎,賴旭華

相關新聞